当前位置 > 首页 > 商业资讯 > 正文

发现鄞州 | 鄞州珍稀动植物探秘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10-04
  • www.dghdc.com.cn
  •   鄞响4天前我要分享

      鄞州钟灵毓秀,灵秀的太白山,富饶的象山港,辽阔的平原,森林、湖泊、海洋……应有尽有。我工作在鄞州,生活在鄞州,也是一个喜欢大自然的摄影爱好者,常常利用空闲时间和采访间隙,不管春夏秋冬、刮风下雨、酷暑严寒,深入丛林、海洋、湖泊等,记录大自然的点点滴滴。记录闻所未闻的珍稀动植物,这一切都让我乐此不疲,倍感充实。

      瞻岐镇 深山最珍稀的蝴蝶 ——金裳凤蝶

      

      ▲ 金裳凤蝶它飞舞时,姿态优美,后翅的黄色斑纹在阳光的照射下金光闪闪,像披着一件镶金的衣裳,华贵而美丽。金裳凤蝶是我国体型最大的蝴蝶。这种蝴蝶对生态环境要求极高,在宁波尚无相关发现记录,但日前,昆虫专家林海伦首次在瞻岐山区发现了它的踪迹。夏天的中午,我和宁波着名植物、昆虫、蝴蝶研究专家林海伦一起在瞻岐镇深山进行考察,发现当地山坳里的植被非常茂密,蝴蝶幼虫很喜欢取食的野生植物马兜铃长势喜人。无意间,林海伦发现马兜铃的藤条上有一条不知名的毛毛虫在慢慢蠕动。出于好奇,他将毛毛虫带回家饲养。毛毛虫的食量日渐增大,不断生长,体型超出普通蝴蝶幼虫的一倍多,有成人小拇指粗细,并逐渐显现出红色的美丽斑点。30多年的蝴蝶考察研究经验告诉林海伦,这条毛毛虫绝不平凡。于是他查阅了《中国蝶类志》《浙江蝶类志》等相关资料书籍,很快发现,这竟是珍稀蝴蝶——金裳凤蝶的幼虫。▲ 金裳凤蝶5龄幼虫几天后,林海伦再次进入瞻岐镇深山,在距离首次发现点不远处的藤条上又找到了几条三龄幼虫,便又带回家精心饲养、研究。林海伦表示,目前除了瞻岐镇,其他区域暂时没有发现金裳凤蝶的踪影。据悉,金裳凤蝶种群小,数量少,是一种非常珍稀的蝶类,属于国家野生动物二级保护对象。主要分布在安徽、陕西、江西、浙江、福建、广东、广西、云南、西藏、台湾以及泰国、越南、缅甸、印度等地。除了个头大,金裳凤蝶还有另一个特点,寿命长。在蝴蝶界,金裳凤蝶算是成虫界的“长寿冠军”。普通蝴蝶,一般寿命在10~15天左右,最短的仅能存活一周,而金裳凤蝶,至少能活一个月以上。 溪坑惊魂

      夏天的傍晚,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夹杂着雷电把小山村照得透亮,乌云包裹着豆大的雨滴倾泻而下,眼前的溪水也随之湍急起来。我和摄友张海华躲在屋檐下,静待雨停。

      夏天的雷阵雨总是如此来去匆匆。不一会儿,雨止,溪边的花臭蛙,愉快地鸣叫开来。我和张海华穿戴好装备,进入溪坑,开始了一场“冒险之旅”。我和海华都是野生动植物夜拍爱好者。到了夏季,溪坑里的两栖动物,都让我们为之怦然心动,毫不吝惜地按动快门。大雨过后,溪坑周围的空气湿热无比,我和海华头戴头灯,在漆黑的溪坑里搜寻着。一条1米多长的乌华游蛇,安静地躺在溪坑里纳凉。感谢大雨为我们带来了第一位被记录的精灵。海华手拿蛇棍,轻轻地挑拨起蛇头,想为它留下一张特写。奈何乌华游蛇,竟是如此害羞,始终不肯抬头,尝试几次,都没成功。就在我们感觉无望的时候,乌华游蛇猛地将头从水中抬起,扁起胸部,虎视眈眈地注视着我们,然后向我们迅速游来。这可把我俩吓得够呛,我一个踉跄跳到了蛇对面的大石头上,海华则不停地用蛇棍驱赶着。乌华游蛇眼见我俩落荒而逃,二话不说,一个扭头,发出“伏、伏、伏”的声音,扬长而去……虽然只是几秒钟的经历,却让我俩心跳加速,一时间慌了神。蛇口脱险,我俩相视一笑,相互嘲笑起对方刚才的怂样。嘘!打住,可不能惊扰了周边的其他动物。▲ 尖吻蝮我俩继续涉水前行,溪坑里除了偶尔的几声蛙叫和溪水声,显得有些寂寥。我摸索着绕过一块大岩石,余光瞥见脚边闪过一道亮光。走在我后面的海华大喊,“五步蛇,尖吻蝮!”我回头一看,一条硕大的尖吻蝮,盘在我脚边的大岩石上,不停地吐着信子,左右打量着我俩。好险,从你的全世界路过! 金蝉脱壳

      

      ▲ 蝉的羽化过程小时候,每年暑假,在我老家门口的大树上,知了声声地叫着“夏天”,让夏天的味道变得更浓厚。仲夏,夜幕降临,横溪镇周夹岙村古道竹林里,一个神奇的变身,即将开始。一只蝉若虫从地下破土而出,慢慢地爬到竹子上,脱掉身上的旧衣,换上华丽的新装。当蝉若虫的背上出现黑色裂缝时,预示着整个蜕壳过程揭开序幕。蝉的前腿呈钩状,当成虫从空壳中出来时,它就可以牢牢地挂在竹枝上。蝉将蛹的外壳作为基础,慢慢地自行解脱,就像从一副盔甲中爬出来。整个过程需要1个小时左右。刚出蝉蜕的蝉,翅膀非常柔软,具有蓝色的光泽,蝉身通过体液管,将体液输送到翅膀上。当体液被重新吸收回体内时,展开的翅膀慢慢硬化。据悉,蝉若虫会在地下度过它一生的头两三年,或许更长一段时间。在这段时间里,它靠吸食树木根部的液体为生。然后在某个夏天的黄昏,破土而出,凭着生存的本能找到一棵树爬上去,进行蜕变。除此之外,广袤无际的鄞州有着无数值得被记录、被发现的有趣生灵。趁着天朗气清,趁着尚有活力,不妨走进森林,翻越山岭,走一走,看一看,发现鄞州之美。 林下精灵 ——水晶兰 ▲ 水晶兰水晶兰很美,晶莹剔透的花朵像极了兰花的造型,但千万别误会,它可不是兰花,也不是菌类或蕈类,它属于鹿蹄草科植物。每年春夏交接之际,它便常见于阴冷潮湿的针、阔叶混合林间的腐烂树叶丛中。一次偶然的机会听说瞻岐的山里有水晶兰,这件事情,一直在我心头萦绕。春天的树林,植被刚刚苏醒,阳光照进林里,斑斑点点。我背着拍摄装备,低头在林下寻找着梦幻般的水晶兰,时间飞逝,太阳已升到头顶,汗流浃背的我跨过层层山峦,却始终不见水晶兰的芳踪。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水晶兰就在林下落叶最厚实处。5个小时的寻找,拨开神秘的面纱,我终究还是见到了梦幻般的水晶兰。水晶兰本身没有一点叶绿素,它不是通过光合作用生存,而是与菌类共生,靠着腐烂的植物来获得养分,因此它又叫“死亡之花”。自然环境中的水晶兰多为数株聚生,较少见独出,通常雌雄同株,单花于植株的顶端开出。茎也是白色,没有分支。像葱皮一样的鳞片,其实是水晶兰已经退化的白色透明叶子,因为这一点与兰花很像,它也因此得名“水晶兰”。

      收藏举报投诉

      鄞州钟灵毓秀,灵秀的太白山,富饶的象山港,辽阔的平原,森林、湖泊、海洋……应有尽有。我工作在鄞州,生活在鄞州,也是一个喜欢大自然的摄影爱好者,常常利用空闲时间和采访间隙,不管春夏秋冬、刮风下雨、酷暑严寒,深入丛林、海洋、湖泊等,记录大自然的点点滴滴。记录闻所未闻的珍稀动植物,这一切都让我乐此不疲,倍感充实。

      瞻岐镇 深山最珍稀的蝴蝶 ——金裳凤蝶

      

      ▲ 金裳凤蝶它飞舞时,姿态优美,后翅的黄色斑纹在阳光的照射下金光闪闪,像披着一件镶金的衣裳,华贵而美丽。金裳凤蝶是我国体型最大的蝴蝶。这种蝴蝶对生态环境要求极高,在宁波尚无相关发现记录,但日前,昆虫专家林海伦首次在瞻岐山区发现了它的踪迹。夏天的中午,我和宁波着名植物、昆虫、蝴蝶研究专家林海伦一起在瞻岐镇深山进行考察,发现当地山坳里的植被非常茂密,蝴蝶幼虫很喜欢取食的野生植物马兜铃长势喜人。无意间,林海伦发现马兜铃的藤条上有一条不知名的毛毛虫在慢慢蠕动。出于好奇,他将毛毛虫带回家饲养。毛毛虫的食量日渐增大,不断生长,体型超出普通蝴蝶幼虫的一倍多,有成人小拇指粗细,并逐渐显现出红色的美丽斑点。30多年的蝴蝶考察研究经验告诉林海伦,这条毛毛虫绝不平凡。于是他查阅了《中国蝶类志》《浙江蝶类志》等相关资料书籍,很快发现,这竟是珍稀蝴蝶——金裳凤蝶的幼虫。▲ 金裳凤蝶5龄幼虫几天后,林海伦再次进入瞻岐镇深山,在距离首次发现点不远处的藤条上又找到了几条三龄幼虫,便又带回家精心饲养、研究。林海伦表示,目前除了瞻岐镇,其他区域暂时没有发现金裳凤蝶的踪影。据悉,金裳凤蝶种群小,数量少,是一种非常珍稀的蝶类,属于国家野生动物二级保护对象。主要分布在安徽、陕西、江西、浙江、福建、广东、广西、云南、西藏、台湾以及泰国、越南、缅甸、印度等地。除了个头大,金裳凤蝶还有另一个特点,寿命长。在蝴蝶界,金裳凤蝶算是成虫界的“长寿冠军”。普通蝴蝶,一般寿命在10~15天左右,最短的仅能存活一周,而金裳凤蝶,至少能活一个月以上。 溪坑惊魂

      夏天的傍晚,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夹杂着雷电把小山村照得透亮,乌云包裹着豆大的雨滴倾泻而下,眼前的溪水也随之湍急起来。我和摄友张海华躲在屋檐下,静待雨停。

      夏天的雷阵雨总是如此来去匆匆。不一会儿,雨止,溪边的花臭蛙,愉快地鸣叫开来。我和张海华穿戴好装备,进入溪坑,开始了一场“冒险之旅”。我和海华都是野生动植物夜拍爱好者。到了夏季,溪坑里的两栖动物,都让我们为之怦然心动,毫不吝惜地按动快门。大雨过后,溪坑周围的空气湿热无比,我和海华头戴头灯,在漆黑的溪坑里搜寻着。一条1米多长的乌华游蛇,安静地躺在溪坑里纳凉。感谢大雨为我们带来了第一位被记录的精灵。海华手拿蛇棍,轻轻地挑拨起蛇头,想为它留下一张特写。奈何乌华游蛇,竟是如此害羞,始终不肯抬头,尝试几次,都没成功。就在我们感觉无望的时候,乌华游蛇猛地将头从水中抬起,扁起胸部,虎视眈眈地注视着我们,然后向我们迅速游来。这可把我俩吓得够呛,我一个踉跄跳到了蛇对面的大石头上,海华则不停地用蛇棍驱赶着。乌华游蛇眼见我俩落荒而逃,二话不说,一个扭头,发出“伏、伏、伏”的声音,扬长而去……虽然只是几秒钟的经历,却让我俩心跳加速,一时间慌了神。蛇口脱险,我俩相视一笑,相互嘲笑起对方刚才的怂样。嘘!打住,可不能惊扰了周边的其他动物。▲ 尖吻蝮我俩继续涉水前行,溪坑里除了偶尔的几声蛙叫和溪水声,显得有些寂寥。我摸索着绕过一块大岩石,余光瞥见脚边闪过一道亮光。走在我后面的海华大喊,“五步蛇,尖吻蝮!”我回头一看,一条硕大的尖吻蝮,盘在我脚边的大岩石上,不停地吐着信子,左右打量着我俩。好险,从你的全世界路过! 金蝉脱壳

      

      ▲ 蝉的羽化过程小时候,每年暑假,在我老家门口的大树上,知了声声地叫着“夏天”,让夏天的味道变得更浓厚。仲夏,夜幕降临,横溪镇周夹岙村古道竹林里,一个神奇的变身,即将开始。一只蝉若虫从地下破土而出,慢慢地爬到竹子上,脱掉身上的旧衣,换上华丽的新装。当蝉若虫的背上出现黑色裂缝时,预示着整个蜕壳过程揭开序幕。蝉的前腿呈钩状,当成虫从空壳中出来时,它就可以牢牢地挂在竹枝上。蝉将蛹的外壳作为基础,慢慢地自行解脱,就像从一副盔甲中爬出来。整个过程需要1个小时左右。刚出蝉蜕的蝉,翅膀非常柔软,具有蓝色的光泽,蝉身通过体液管,将体液输送到翅膀上。当体液被重新吸收回体内时,展开的翅膀慢慢硬化。据悉,蝉若虫会在地下度过它一生的头两三年,或许更长一段时间。在这段时间里,它靠吸食树木根部的液体为生。然后在某个夏天的黄昏,破土而出,凭着生存的本能找到一棵树爬上去,进行蜕变。除此之外,广袤无际的鄞州有着无数值得被记录、被发现的有趣生灵。趁着天朗气清,趁着尚有活力,不妨走进森林,翻越山岭,走一走,看一看,发现鄞州之美。 林下精灵 ——水晶兰 ▲ 水晶兰水晶兰很美,晶莹剔透的花朵像极了兰花的造型,但千万别误会,它可不是兰花,也不是菌类或蕈类,它属于鹿蹄草科植物。每年春夏交接之际,它便常见于阴冷潮湿的针、阔叶混合林间的腐烂树叶丛中。一次偶然的机会听说瞻岐的山里有水晶兰,这件事情,一直在我心头萦绕。春天的树林,植被刚刚苏醒,阳光照进林里,斑斑点点。我背着拍摄装备,低头在林下寻找着梦幻般的水晶兰,时间飞逝,太阳已升到头顶,汗流浃背的我跨过层层山峦,却始终不见水晶兰的芳踪。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水晶兰就在林下落叶最厚实处。5个小时的寻找,拨开神秘的面纱,我终究还是见到了梦幻般的水晶兰。水晶兰本身没有一点叶绿素,它不是通过光合作用生存,而是与菌类共生,靠着腐烂的植物来获得养分,因此它又叫“死亡之花”。自然环境中的水晶兰多为数株聚生,较少见独出,通常雌雄同株,单花于植株的顶端开出。茎也是白色,没有分支。像葱皮一样的鳞片,其实是水晶兰已经退化的白色透明叶子,因为这一点与兰花很像,它也因此得名“水晶兰”。

    城隍庙农业网 版权所有© www.dghdc.com.cn 技术支持:城隍庙农业网 |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