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> 首页 > 社会新闻 > 正文

成都:20年前治病致高位截瘫获一次性终结补偿20年后起诉医院还能获赔吗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11-08
  • www.dghdc.com.cn
  • 保姆照顾李薇

    如果李薇没有瘫痪在床上,李薇的生活就会不同了。 1999年5月19日,李伟因“医疗事故”胸部以下截瘫,被认定为一级残疾。医院赔偿了40万元。 然而,20年后,李伟的家庭环境很艰难。她认为当年的补偿只能支付20年内的费用。 今年,李伟向法院提起诉讼,要求医院赔偿20年后的伤残赔偿金、护理费和后续治疗费……但由于当年与医院签订了《一次性终结补偿协议》,一审法院驳回了她的请求。

    20年前:

    “10胸段以下完全截瘫”与医院签订了一次性赔偿协议。

    1999年,42岁的李伟作为该单位的骨干,看到了一则医学广告,并找到了当时的成都骨伤医院进行治疗。 在当时院长刘昱材的推荐下,她花了4500元进行胶原酶化学溶解术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。

    李伟告诉记者,那年5月19日10: 30左右,医生只看了她腰部的电脑断层扫描和报告,没有做任何其他体检,甚至没有做术前签名,所以她被带到手术室接受治疗。 大约在11: 30,她被扶回病房,“我一直感到腰疼。” “16点,疼痛加剧,手术后第三天,他被转移到华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。

    在她提供的当年华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出院证明中,记者在诊断栏看到:T10完全脊髓损伤截瘫 虽然后来她也去绵阳市第三人民医院抢救,但最终还是没有成功。 这时,她开始在医院病床上生活了20年。

    据了解,成都骨伤医院在当年所有医院都没有对她进行治疗后,安排她再次住院。 生活了将近一年后,直到2000年5月9日,李伟才签字《一次性终结补偿协议》出院回家。

    记者看到,在李伟签署的赔偿协议中写道:甲方(成都骨伤医院)采用多种医疗方法,组织专家进行多次会诊,也向国际国内医学界寻求了近一年的治疗,但病情没有明显好转,导致乙方(李伟)出现“10胸段以下完全截瘫”。2000年1月,甲方向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提交了医疗鉴定,但乙方提出通过协商解决。 甲方同意一次性赔偿乙方今后的医疗费用、治疗费用、护理费用等全部费用40万元。 甲方解决乙方一次性赔偿后,甲乙双方将立即终止各自的责任和一切关系。甲方今后不再对乙方承担任何责任。在任何情况下(包括价格涨跌),乙方及其家庭成员不得以乙方截瘫为由向甲方提出任何条件和要求,也不得通过人民法院和其他任何渠道提出任何经济补偿和要求。 李伟告诉记者,她别无选择,只能签署协议。“那时,每个人都认为她活不了几年,我只想早点离开。” “

    20年后:

    她起诉医院要求进一步赔偿:“这是遗留问题”

    今年,李伟向法院提起诉讼,要求医院赔偿20年后的伤残赔偿金、护理费和后续治疗费。

    李伟说,虽然40万元在当时确实是一大笔钱,但20年过去了,价格也上涨了,“钱早就用光了” “加上他已经瘫痪在床,患有冠心病、脑梗塞、糖尿病等疾病,每月的医疗费用将超过3000元 今年5月7日,李伟的残疾等级被确定,残疾等级被评定为一级,护理依赖程度被评定为完全护理依赖。

    据了解,今年6月29日开庭时,成都骨伤医院相关负责人不在场,但指定了一名律师在场。 本月28日,记者来到位于成都一环路西三段的成都骨伤医院。医院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:这是遗留问题 那一年,这一数额(40万英镑)很大。 他说,事件发生后,医院也采取了一系列积极的补救措施,但效果并不令人满意。 最后,应病人家属的要求,达成了一次性和解,所有各方都签署了协议。 医院现在的态度是,法院的判决也已经出现,法院的判决得到了尊重。 “如果受影响的一方提出上诉,我们将对诉讼做出回应 "

    法院判决:

    赔偿协议具有法律效力,对双方均有约束力

    李伟的律师、四川恒和信律师事务所的邱文峰律师认为,自2010年7月1日起实施的《侵权责任法》第7章的规定,允许医疗事故受害者选择根据《医疗事故处理条例》处理案件,或申请《侵权责任法》医疗损害赔偿,以保障他们的权利。 虽然双方在2000年达到《一次性终结补偿协议》,但当时没有具体的规定可以参考。关于“高位截瘫患者不能活几年”的错误看法,你似乎愿意凭想象来确定赔偿金额,但客观上是不科学和不公平的。 2004年5月1日生效的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第32条明确规定:“护理期、辅助器具支付期或者残疾赔偿支付期超过规定期限的,人民法院应当受理权利人向人民法院提出的继续支付护理、辅助器具或者残疾赔偿的请求。” "

    在成都市金牛区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中,记者看到,法院认为《解释》第32条规定的前提条件是,超过法定最高赔偿期限后,通过新的诉讼赋予被害人要求支付护理费、辅助器具或伤残赔偿的权利是一项法定权利。 但是,《关于李伟截瘫一次性终结补偿协议》是双方自己达成的协议。被告向原告付款后,双方的权利和义务将终止,不存在赔偿期限最长的问题。该协议明确规定,原告不得通过人民法院或其他方式向被告进行经济赔偿,并应视为后来自愿放弃向被告索赔的权利。 当时签署《协议》时,原被告和被告都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主体。该协议的内容是意愿的真实表达,没有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,也没有违反公共秩序和良好习惯。因此,该协议合法有效,对双方都有约束力。 现在,李伟拒绝接受一审判决,并已开始向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,要求在不同日期举行听证会。记者也将跟踪此事。

    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张玲摄影师孙林

    律师声明

    泰和泰国律师事务所蒋卢希安律师:

    争议在于赔偿协议是否是双方的真实意思

    据蒋律师称,目前的争议在于医院与李伟20年前签署的赔偿协议是否是双方意愿的真实体现,以及第条的适用是否可以绝对排除。 蒋律师认为,这需要根据当时签署的协议来判断,即当时医院里是否存在欺诈、胁迫或利用他人的危险,而李伟违背他的真实意图签署了协议。 李伟可以证明,他可以通过诉讼要求解除协议或认定协议无效,从而使《解释》第32条适用。 然而,很难证明李伟声称该协议仅在20年后就违背了他的真实意思。 李伟能否得到赔偿,取决于双方在二审中就该协议是否属于双方的真实意愿给出的证明。

    北京太平洋世纪(成都)律师事务所龙华江律师:

    本协议与司法解释不冲突,应予赔偿。

    龙律师认为应该赔偿。 首先,司法解释有明确的规定 第二,当时的协议有一个具体的订约目的和环境,即解决争端和停止争端。然而,它没有为其余生制定详细的计划,不能完全限制受害者的最基本需求,也不符合公共秩序和良好习俗的原则。 最后,法律不禁止不赔偿,协议也不与司法解释相冲突,因此应予以赔偿。

    然而,龙律师说,个别案件并不能代表整个情况。例如,在工伤等情况下,国家目前禁止严重残疾患者一次性获得赔偿。原则是许多人在一次性补偿后无法管理突然出现的大量资金。资金用完后,他们再次提出索赔,造成了新的社会问题。

    城隍庙农业网 版权所有© www.dghdc.com.cn 技术支持:城隍庙农业网 | 网站地图